学术会议
当前位置: 首页 >> 合作交流 >> 学术会议 >> 正文
左根永:药物经济学研究新布局
2014年01月24日 00:00 佚名 点击:[]

药物经济学在医药卫生体制中的作用一直未有定论,有的研究者指出药物经济学对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药品市场准入贡献巨大,但是也有研究指出药物经济学要为一些国家的药品费用上涨负责。

在这种国际背景下,新阶段中国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经起步5年多,政策实践过程中保险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也开始考虑将药物经济学的基本方法引入基本医疗保险目录、基本药物目录、招标采购目录,并采取各种措施切断医院和制药企业之间的利益链条,解决“以药养医”问题。

但是,中国的药物经济学研究整体水平仍然处于初级阶段,难以承担这种任务。在这种情况下,外国制药企业或咨询公司开始以一种新兴职业卫生经济与结果研究员(Health Economics Outcome Research,HEOR)介入这个领域,这打破了原来以高校和医院人员为主的研究布局。对于这种研究布局的理解,将有利于看清药物经济研究者在新阶段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的作用,最终达到公共利益和制药产业利益的平衡。

不同领域药物经济学研究者的动机驱动

中国的药物经济研究者现在主要集中于高校、医院、国际制药企业、合同研究组织(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CRO)以及咨询公司等,国内制药企业参与研究较少。这些领域可以归类为层级驱动(高校、医院)、市场驱动(国际制药企业、CRO和咨询公司)。

层级驱动的高校、医院等组织,从事药物经济学的主要目的是发表论文、评定职称,实现职称层级间的跃迁,而不是以满足市场需求、新药上市为目的。但是,中国的药物经济学研究主要还是由高校研究人员引入中国、制定评价指南,并最终由医院研究人员促进其应用的。从已经发布的文献来看,药物经济学大部分研究仍然停留在传统的成本效益分析、成本效果分析、成本效用分析阶段。近年来,少部分研究开始涉及马尔科夫等模型技术。但是他们对于大数据(Big Data)、真实世界数据(Real World Data,RWD)等新技术不敏感,因为这对他们的职称升迁贡献不大。

与层级驱动的药物经济学研究不同,市场驱动的制药企业、CRO和咨询公司等组织,从事药物经济学的目的就是满足市场需求、新药上市,获取最大利润,其研究水平要高于层级驱动的药物经济学研究者。他们对可以挖掘赢利信息的数据(大数据、真实世界的数据)和技术(系统综述、数据整合和机器学习等)非常敏感。他们也有足够的利润吸纳最优秀的经济学家、数学家、统计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等建立复杂的模型,以便挖掘大数据、真实世界的数据,发现有利于新药研发的健康需求信息。

可见,层级驱动和市场驱动的研究者各有优缺点,两者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层级驱动的研究者更擅长思想性问题,但是对于市场对新数据和新技术的需求反应不敏感。而市场驱动型研究者的问题在于过于追求模型,有可能因为模型本身的复杂性、不确定性导致药品真正的疗效被掩盖;也有可能会因为轻视思想,导致难以将新数据和新技术的基本思想和原理传达给实际操作人员,容易导致方法学的误用。

药物经济学研究者的分工和使命

但是,现实世界中层级驱动和市场驱动的药物经济学研究者间的合作并不完全是这样,尤其在中国层级驱动型研究者也轻视药物经济学中的思想性问题,这导致其研究水平和市场驱动型组织的差距较大。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市场驱动的组织还要委托层级驱动的高校、医院从事药物经济学评价呢?这个问题的提出其实表明不同领域的药物经济学者的分工还很模糊,这导致他们的使命还不明确,也为潜在的利益输送提供了方便。

市场驱动的制药公司、CRO或咨询公司在这一过程中可能有两种动机:其一,将本企业现成的模型直接给高校学者,并培训其实际操作步骤,得出评价结果。这种事实背后的动机可能是利用高校学术研究的中立性、著名学者的声誉增加评价结果的可信性,但是这恰恰破坏了学术研究的独立性。从本质上来说,这种资助交易的是学术研究的中立性和声誉,而不是学术成果。其二,可能通过资助医院从事药物经济学研究,变相营销制药企业的药品,根据《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这种行为可能被界定为“商业贿赂”,这对企业和医院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只所以出现上述问题,主要原因是药物经济学研究中高校、公司和医院的使命主要以自我利益为导向,而不是以公共利益和产业利益的平衡为导向。

根据经济学分工原理:每个机构都有相对竞争优势,优势互补可以产生合作收益。

其一,高校的药物经济学者其优势在于不用过多考虑赢利问题,所以他们应该重点集中于理论、思想和方法创新,尤其有责任教授各种技术、模型的来龙去脉、优势和劣势,使接受培训者可以更科学的认识药物经济学评价方法。近年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药物经济学类项目资助的增加,可能有利于这种定位的形成。但是,这种可能变成现实的关键在于高校学者不要因循企业的研究路径,而应该更多的解决“药物经济学技术为什么是现在这种模样,并借助福利经济学、数据分析技术建立平衡公共利益和产业利益的评价框架”。

其二,制药企业、CRO和咨询公司的优势在于离市场很近,对市场需求信息掌握充分,所以他们对市场需求环节产生的大数据、真实世界的数据非常有兴趣,并且期待利用最先进的数据挖掘技术发现其中的商机,他们的任务就是通过药物经济学评价使新药更充分的获取利润,同时也要兼顾公共利益,以使利润获取可持续化。可见,企业将来的使命应该是“如何采用药物经济学技术平衡公共和产业利益,使有利于企业的永续发展”。

其三,医院的优势在于可以将药物经济学结果应用于临床用药过程,他们更容易掌握上述过程是否真得使患者获得了实质的健康收益等方面的信息。另外,医院用药过程产生的大量信息形成的大数据、真实世界的数据也是学术研究、企业发现商机的宝藏。可见,医院将来的使命应该是“如何通过药物经济学技术收集数据,并将这些数据转化为安全、有效和经济用药的循证证据”。

由上述可见,三类机构的分工中:高校学者应该以学术为导向,为公共利益代言,而不是唯私人利益是取,主要为产业利益代言。企业研究者也不应该仅仅以产业利益为导向,需要兼顾公共利益,并且在与高校学者、医院研究者合作中遵守商业伦理,不进行利益交换。医院可以在数据方面与高校、企业合作,但是要避免牵涉有利益交换嫌疑的药物经济学研究课题。

结论

药物经济学研究中,高校学者、企业研究者、医院研究者同时开展这个领域的研究,在这一过程中存在合作的机会,也深藏商业贿赂的威胁。高校学者应该集中精力解决思想性更强的“为什么”型问题,企业研究者应该集中精力解决应用性更强的“怎么办”型问题,医院研究者应该集中精力解决“怎么用”型问题。另外,对于药物经济学评价结果必须披露资助者、评价技术的开发者的背景信息,这样才可以更全面的评论结果的科学性和适用性。这样的研究结果才会真正的促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加速解决“以药养医”问题(原发表于2014年9月24日《医药经济报》A11版)。

上一条:孙晓杰副教授参加“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中国健康和养老问题”学术研讨会 下一条:左根永:大数据革新药物经济学

关闭

Copyright © 2019 山东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济南市文化西路44号 电话:0531-88382142 88382222 传真:0531-88382693 邮编:250012